银河棋牌

银河棋牌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策划 >

我们对智能健康蚊蝇尚不能赶尽杀绝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1503245598 已浏览
  夏末说蚊老同学蓝天彩云前几天在日志中讲到打蚊子,相互谈论间触动了我的思绪。虽然现在已经是秋季,但蚊子却依然猖獗,而且据说它们还更加老辣,叮起人来越发厉害。今天就这个话题写点东西,平时对蚊子经常口诛,此刻应当来次笔伐。
  我们对智能健康蚊蝇尚不能赶尽杀绝
  大概是b型血的原因,我一向非常的惧怕蚊子叮咬,提起它们简直是深恶痛绝。这么说吧,现在只要一听到蚊子在耳边嗡咛而过,我就条件反射性的头皮发麻浑身紧张,无论如何的睡意正浓,也要立刻起身,如果不能马上把它消灭,就会立刻点起蚊香,做好充分的防御措施,这样才能安下心来。我不喜欢用蚊帐,嫌它太闷。因此我每到夏初,就开始全方位的“对蚊作战”,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
  
  现在我的床柜上,就林林总总摆满了东西,它们是:预防蚊子咬的蚊不叮系列三瓶;蚊子叮后止痒的花露水系列两瓶;电蚊香片一大盒;电蚊香水三瓶;还有盒装和桶装的普通蚊香若干,当然更有喷雾剂的灭害灵。之所以有这么多物品不是我一下子都用的上,而是我去年买的还没有用完,今年忘了就又卖了,有的是刚买了这一种,发现令一种更好就又去卖,也有的是看着瓶子快空了,好像怕今后断档似赶紧补上,结果是空的不空满的不满,总之对付蚊子我是全副武装,多多益善。
  
  社会发展到现在如此发达,但对付它们的措施已经很多。比如我就在这些预前和善后的物品中安然度夏,很少受它们的荼毒。可是在早年的时候就不行了,那个时候对于蚊子,人们除了蚊帐和扇子驱赶外,别无良方。
  
  有两件事我记得很清楚,一次是我在很小的时候,有一年夏季在外婆家留宿,外婆的家里没有蚊帐,天气很热门窗洞开,我睡在炕上一任飞来飞去的蚊子肆无忌惮的叮咬。同睡的还有舅母和表妹,她们可能早已习惯睡得香甜,我却被咬的苦不堪言,翻来覆去盼不到天明。
  
  此生我在外婆家只住了这一晚,虽然年幼却因为蚊子的缘故印象深刻,外婆家的方格木窗和残破的窗纸永远留在了记忆中。外婆家是农村的,家里当年很穷,院子里有一口半埋在地里的大水缸和一只铜脸盆,屋子里除了一张小桌和一铺土炕外别无长物,可说是家徒四壁,用不起蚊帐也是情理之中。
  
  还有一次就是在大学了,天津财院地处市郊,当时的四围就是庄稼地,院子里也到处是萋萋芳草,因此蚊蝇很多,蚊帐是我们的必备之物。有一次已记不清什么情况,反正最后结果是我进不去宿舍了,只好去邻班的宿舍去借宿,那里有空床但没有蚊帐,我没有办法只好又饱喂了一宿蚊子。一个大人无力对抗那小小的飞虫,那种一任蚊子欺负的的滋味真的是不好受。
  
  儿子受我的遗传也很怕蚊子,幼年时一次跟他的祖母去河南安阳走亲戚,在那里被蚊子咬的够呛。回到我身边时诉苦,说晚上如何如何蚊子多,叮的他浑身是包痛痒难当。我问他:“你的奶奶呢?当时在干什么怎么不管你?”他说:“奶奶一直和亲戚说话。”原来他的祖母那晚只顾在别的屋子里和她的弟媳大叙契阔,忽略了陌生环境对蚊子的设防,儿子年龄太小,睡的迷迷糊糊糊也不知该怎么办。
  我们对智能健康蚊蝇尚不能赶尽杀绝
  在这里我不是说我的婆婆不好,实际上她还是很疼孙子的,儿子就曾经说过他的祖母是“优质奶奶”。我只是认为那晚老人实在是太过疏忽,做为母亲我不会犯这等错误。设身处地,到现在我只要想起儿子那晚的无助还很心痛。好可恶的孽蚊,好可怜的儿子。
  
  蓝天彩云说到蚊子吃她的血到肚子饱胀飞不动,对于这点我也能讲一件事。我大学中有位蒙古族的同学名叫斯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民族的原因,她虽然年龄比我们都大,但平时说话行事却有些与众不同,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似乎有点“二”。那一天晚上在教室里有很多同学自习,蚊子当然也很多,它们兴奋地四处袭击目标咬的人坐立不安。这时一只大蚊子飞到斯琴的胳膊上叮了起来,按常理人们就会本能的一掌挥去,或打死或赶跑。可那天斯琴大概是想做个试验,她坐在那里怕惊动了它似的纹丝不动,举着胳膊一任那只蚊子叮咬,并且还招呼同学们都来看。我们好奇的围了过来,一圈子人看那只蚊子趴在斯琴的臂上饕餮,众目睽睽之下蚊子的身体一点点的胀大起来,原来看不见的肚子随着深黑色的液体缓慢的进入变得滚圆,那是斯琴的血呀!这个吸血的过程可真不短,蚊子的身体眼看着胀大了好几倍,它最后也是趴在原处上动不了了。
  
  斯琴的舍身饲蚊试验圆满成功,大家惊叹着各就各位,这件事我印象深刻一直难忘,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肚子的蚊子,但却忘了那只蚊子最后的下场是不是被当场打死。我无从体会斯琴那种被蚊子叮咬到底的感觉,反正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去做这种事的,想来这只蚊子也是不简单,又有几只同类能够有此非凡的经历呢!
  
  历史上有专门从事研究发明各种酷刑的人和部门,臭名昭著的有唐朝的周兴来俊臣和明朝的东厂,还有国民党的渣滓洞和白公馆,他们的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可是在民间对付人也有极端的方式,其中有一种就是在夏秋的晚上把人赤裸的绑在草原或者森林里任蚊虫叮咬。要知道那种地方的蚊子、小咬、牛虻和各种嗜血昆虫铺天盖地,一会儿就会把人身体的每一处皮肤叮满,那种痛苦想来也是生不如死。如果这人身体强壮能够坚持到天明,虽然奄奄一息也可能活下来。可是有的时候家中的小孩子会在夜半偷偷地去把自己亲人身体上的昆虫赶跑,以为可以减少一些痛苦,其实这样恰恰犯了大错。因为这些东西吸血太饱,舒服的不愿动地方,后面的饥饿者就挤不上去,反倒对人起了保护作用。天真的孩子这样一来,把已经无力危害的昆虫赶跑,给饥饿不堪者腾了地方,等于又让亲人的血肉之躯重遭劫难,这样一来他就无论如何也活不了了。看上去是不是太过残忍?如此情节我虽然也是仅从小说中看到,但这些事情现实生活中绝对发生过。
  
  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一句话,意思是说“燕山雪花大如席”这句诗虽然夸张,但燕山的确有雪花,所以这种夸张的形容可以成立。南方有一句话形容蚊子之大,叫“三个蚊子一盘子”,当然也是夸张,但南方的蚊子的确也比北方的要大。事情明摆着,北方的蚊子生活期短,它们活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体型小。而南方天气热的时间长,尤其到了热带亚热带,没有别的季节一直是高温,蚊子们得天独厚一直有生存环境,自然体型要比北方的同类要大很多,而且肯定要比北方的蚊子厉害。
  
  话说古代南方有姑嫂二人夏季出行,晚上走到一个渡口不着村店,水边的蚊子成群结队,把两个人咬的走投无路。渡口上有几条舟船,船上也有蚊帐,可那些船里都是些男子。那些男人们见姑嫂两个委实可怜,倒也招呼她们上船躲避。平心而论,我认为在那个时刻这些异性也未必怀有亵渎和苟且之心,哪个时代也有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更何况面前是两个狼狈不堪的落难女子。
  
  可那些小船都只有一席之地,再加上蚊帐,人在其中真是避无可避,黑暗中也实在是令人难堪。那嫂子一开始也不情愿,可后来被蚊子咬的受不了,万般无奈最后上船去了。小姑还是未出阁的姑娘,怕羞的很,实在是拿不出勇气上船避难,任嫂子和那些船客们千劝万劝,最后还是选择坚持在岸上。蚊子们可不管你有什么思想,一个晚上生生的把小姑给咬死了,可怜的姑娘被咬的全无血肉,只剩下骨头和筋络。后人感其贞烈,为这个小姑建起了一座庙,供她为“露筋娘娘”。
  
  这件事想来也只是个传说,它认可和赞扬小姑的咬死事小,失节事大,也说明了南方蚊子利害到何等程度。
  
  呜呼!天生万物皆有用,那蚊子苍蝇等一切害虫,难道上苍造物就是为了让它们祸及人类?据说澳大利亚的苍蝇因为所处的环境过于干净,已经由食不洁之物改吃花粉,端的是江山未改本性已移,可谓奇迹。可我国的苍蝇改造之途感觉尚需以光年计,更何况那蚊子之流无论怎么观察都看不出有改造的可能性,也只有让它们永远的为非作歹下去?
  
  明朝的万历皇帝宠爱郑贵妃,后来发生的挺击案牵扯到她,为了证明不是自己干的,郑贵妃发毒誓说如果和自己有关就让“奴家赤族”。《杜拉拉升职记》里描写拉拉上网玩牌,被对方诬以作弊,她情急之下也发誓说如果自己捣鬼就“全家死光光”。这两句话一文一白,意思却是一样的。我在这里借来一用,却不是为了发誓而是诅咒,虽然明知不管用——那些坏蛋们才不管你是文言或者白话,甚至于加上世界语它们也是文武昆乱不挡,但仍要出一口恶气——我诅咒世界上蚊子苍蝇等一切一切的吸血鬼害人虫,永远的赤族死光光!

上一篇:童年银河国际棋牌伙伴之小变
下一篇:周立波的智能表现也真是不同凡响 |

相关新闻:
地址:杭州康优智能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大道62号  手机:13913865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