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棋牌

银河棋牌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策划 >

红楼梦中的和诗与书有关的事情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1503246226 已浏览
  诗书与情越剧电影《红楼梦》中林黛玉有句唱词:“我一生与诗书作了闺中伴,与笔墨作了骨肉亲”,这是她在对婚姻绝望时万念俱灰的心情描绘。爱情没有了想到自己还有满腹诗书和生花妙笔,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于是绛株仙子还是焚稿断痴情后香消玉殒:“一弯冷月葬诗魂”。关于红楼梦的电影电视戏曲等数不胜数,但越剧红楼梦至今是里程碑无可超越。我认为徐玉兰王文娟饰的宝黛当然是演技超凡脱俗无人能及,但编剧徐进更了不起,全剧的设计安排文笔不用再讲,即这段唱词就可见一斑,可说是林妹妹的切实写照。
  红楼梦中的和诗与书有关的事情
  前面说的这些内容其实是个引子,重点在于“诗书”两字。我讲过自己天性喜欢文学,喜欢诗词歌赋,每当我看到书中戏曲中那些精彩的词句,我就觉得是一种美好的享受,好像见到了自己的知音一样,彼此会心。我有时会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诗和词,那该是多么的无聊?如果一定要用比喻的话,那就像是一种美食缺了一味调味品,达不到最佳境界让人遗憾。或者也可说是锦上添花吧,蜀锦川锦自然已是好的物品,那若是再添上花岂不是更加美丽,为什么不让我们的生活如花似锦呢?
  
  也正是有缘诗书,所以在我的生活中发生过几件和书与诗有关的事情,且在此道来。
  
  那还是在天津上学的时候,其中的一年暑假我取道北京,在天安门和王府井玩了一圈,乘火车回邯郸。千里长路独自一人,我自然要准备点读物以解旅途“岑寂”,(这个词是张恨水小说《啼笑姻缘》里的,我觉得有趣,特此借来一用)那次我看的是一本唐诗集,旁边的座位是一位年轻的男士,我专心手中的书并没有细心观察他。后来他和我说话,话题自然是从我手中的诗集而起,他说自己也喜欢唐宋诗词,好像也读了不少,如此我们就这个共同的兴趣谈论起来。照实讲,我觉得他在这方面没有什么高深的见解,自己好像还比他略胜一筹。不过他也还不失为旅途中的一个谈伴,毕竟能在旅途中遇到一个能有共同爱好的人机会不多,而且老看书眼睛也受不了。
  
  交谈中知道他是一名军人,在北京某部队机关大概是参谋之类职务。我呢记得是戴了财院的校徽,当时学校好像是强调要戴,习惯了所以一直没摘,天然名片无需介绍。后来他指着孟浩然一首诗中“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说他最欣赏这两句,问我是否同感。孟浩然是盛唐时期的著名诗人之一,那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甚负盛名。而这首诗和这两句虽然也不错,但在他自己的作品中也只能算是一般。过后许久我才悟到他说这句诗是另有心意在里面,但在当时我的确是很迟钝浑然不觉。
  
  大概是在保定吧,他到了目的地下车,互相道别后我自然的认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旅途中匆匆过客而已,彼此都是。可是当我暑假后回到学校,突然接到他的一封信,这使我十分吃惊,那信居然还是用毛笔写的小楷,厚厚的好几张纸,内容则是谈诗论词,鸣琴遇知音之类的。说实在的我早已忘了曾在火车上给他讲过自己的姓名,至于地址只要按照校徽就能寄到了。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来到学校找到了我。那是一个晚上,他也没待多长时间,我把他送到了校门外小路上。过后想来,财院那时虽然不如现在的规模大,什么东院西院新校区老校区的,但也是大学校园人员不少,要找一个人也不容易,更何况是在晚上,他能找到我一定也费了不少的心吧。再后来就是他来了封电报,说他某日某时到天津让我去接站,那时是七十年代末,通讯还很不发达,所以还需要电报这种形式。这也是我这一生接到的唯一的电报。
  红楼梦中的和诗与书有关的事情
  这次就是我和他最后的一次见面。这么说吧,我与他的这段情缘(如果也算是情缘的话)最后无疾而终。三十多年过去了,我真的是忆不起来那时的许多情景,这件事我也很少想到,几乎是已经忘怀了。今天偶尔浮上心头,我只是记得他中等的身材稳重老练,尚算是儒雅的气质,还有他我认为很好的名字:曾远清。好像有句佛语是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我与曾的缘分呢,如此说来似乎还更深一些?茫茫人海,因何相逢因何失散?我有时甚至想,或者斯人斯事从未发生过,只不过是我曾经的一个梦,一个因诗书而起的飘渺之梦罢了。
  
  再一件事就是在邯郸了。那时我从天津回邯郸工作不久,经常到中华路上的一家书店去。那个年代的书店还是柜台售书,想买书要由售货员从柜台里书架上取出来,翻阅一会儿要赶快决定买不买,时间长了要遭白眼的。那天我也是在书店待了比较长的时间,尽量的从售货员手中多浏览一些感兴趣的书。忽然我发现一个也是购书者的手中拿着一套上下两册文言《聊斋》,而柜台里却没有出售。在这里还要说那是八十年代初,文革后时间不长,有些书还是没有的。于是我就问那人从哪里买的书,不料他却说我是从书店内部买来的,外面没有,你要是真喜欢我送给你吧!
  
  我听了大出意外,当然也很高兴,但素不相识人家转让我已经是感谢不尽,又怎能不付钱说不过去。我坚决要付款,但那人却更坚决的推辞不受,说他已观察了我一会儿,看得出我是一位真正喜欢读书的人,因此要真心的送我。恭敬不如从命?这句话用到这里连我也不知合不合适,最后推辞不过我只好收下了这份心意。这两本书我曾读过数遍,现在还在我的书橱里。
  
  到这里我要说一下送书的是何许人了,他是水电学院的一名教师,当时大约是四十岁左右,中上等的身高很匀称,温文尔雅,观之可亲,是一位典型的大学教师形象。这位老师后来在街上又曾和我邂逅,并应我的邀请欣然到家中小坐。只可惜那时我当时正怀着孕,后来抚养孩子忙忙碌碌,一直没有去探望这位老师。再后来水电学院南迁郑州,我与他就再见无缘了。
  
  写的这里我很惭愧,当时肯定是请教了他的姓名,但后来旷日持久忘记了。在这里我要对这位已不知名的老师郑重的道声对不起,现在我很是悔恨自己当年为什么不抽出时间去登门拜谢,我想当时他既然送书给我,一定希望与我交流,也一定会授教与我,我们或许能够成为忘年交的文友。这件事我只要想起就不能原谅自己,是我的终身之憾。
  
  这篇文章写得这里已经篇幅不短,但既然是讲到诗书与情,就干脆把与书有关的事情都说完吧。那还是在同一个书店,也是一次我在书店流连,有一个年轻人也在那里买书兼看书。忘了在什么情况下总之是和书有关话题我们聊了起来,使我意外的是他后来提出要与我约会,再三要我的住址和联系方式,并自我介绍是在矿山局机关工作。我那时虽未成家,但已于文江谛有婚约,自然是婉言拒绝。
  红楼梦中的和诗与书有关的事情
  虽然不可能与他交往,也还是忍不住想到初次谋面就要相约,一见钟情?未免有些过于轻率和孟浪吧,这还说不定是个什么人呢。可没过几天我从矿山局门口过,恰好看见他在门口和人交谈,他虽然背对着我,但我看清了就是这个人,最起码在职业上他没有撒谎。过后我又想到,在书店里的人一般自然是爱读书的人,读书之人虽然不都是君子,但最起码知书明理,不会小人到不堪。我固然和这位青年无缘,以后也没有再见过,但是看在爱读书的份上,我愿意相信他是一个有品位的好人。顺便说一句,这位读书青年虽然个子不太高,但却是眉目清朗,很精神的。
  
  此文写完后,是把它作为私密日志还是发出来,我还真是想了想,毕竟qq读者许多是自己的子侄辈。许多年过去了,这些事我和无话不谈的姐姐都好像没有讲过,倒不是不想说,而是从来就没有机会谈到这个话题。今天我一个人在龙湖公园闲逛,不知怎的心念到此,回家后一气呵成如上文字。
  
  现在大家能看到这篇文章,就是我的最后认为:无论如何总是美好的!

上一篇:趵突泉是杭州中的第一大泉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新闻:
地址:杭州康优智能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大道62号  手机:13913865488